6.11.2018

麗水華德福首屆畢業典禮

九年前,五個來自不同背景的家庭,為了共同的教育理想,創立了麗水華德福。九年來,經歷數次搬遷、教師異動、財務等種種危機。麗水的路從來不平坦,總在教師們萌生放棄的念頭時,上天又為麗水注入新的活水,有時是青春熱血的老師加入,有時是新的孩子來到麗水,有時是熱情的家長參與。在這一流清淺,好似接力賽,或注入、或分流,竟不曾乾涸。麗水的第一屆孩子,象徵著這條涓流裡的珍珠;九年來,淘洗著各種暖流、浪沬,帶著麗水湧向浩浩江海。
 典禮由二位畢業生的優律司美表演揭開序幕,Bernhard老師援引「一陰一陽」
的思維,透過孩子的身體與韻律,流動中,展現剛柔相濟,又各自圓成的生命情調。
從一粒細沙看見世界
從一朵野花窺視天堂
用一隻手去把握無限
用一剎那來留住永恆
清亮的詩與舞相伴。孩子說:「Bernhard老師告訴他們,
每個生命來到世界之前,
都是一位天使,天使卸下了翅膀來到人間。等到他們在人間過完一生,
再還給他翅膀。當我們舞出優律司美時,想像曾經擁有過的天使翅膀。」
歷經多年地學習,轉化他們的物質體,柔而彌堅,奏響一園又一園芬芳。
 象徵內在自我日臻成熟,他們各自準備一場邁入青年的演說。女孩從一年級進入麗水,與麗水一同成長,在她自製的紀念冊中,從稚嫰的臉龐漸漸蛻變成優雅自信的少女。舉手投足間洋溢著對生命的熱情。女孩說:「這九年,我都在麗水長大。老師和學生在我周圍轉出轉入。在老師教導我的同時,我看著麗水茁壯。這是一種特別的感覺;我甚至覺得我和麗水情同手足,有一種密不可分的連結。因此,我也希望畢業之後,還能回來幫忙。……在我這個班級最多時有六個人,最少的時候只有二個。但是我從不覺得學生的多少對我有什麼影響,因為全校都是我的同學。當學校在大下課的時候,不論有無分班,都會一起遊戲。我特別喜歡那個時候。……我們常常在學校看到老鷹在天空飛翔、旋轉,然後消失。我在畢業以後,就要像老鷹一樣勇敢展開翅膀,飛向遠方的彩虹。」

男孩二年前轉入麗水。這裡的孩子們,喚起他的童真;豐富的生態,引發他對生命的原始的愛。當他西裝筆挺站在臺前,他道出:「在麗水,什麼都可以玩,什麼都好玩。……我喜歡烘焙,有時會親手做蛋糕請全校師生,有時會在廚房幫忙有伸叔叔料理,有時會幫忙歆雅老師在一二三年級的烹飪課。……剛轉入時,班上女生常常對我管東管西,讓我一度想轉學。後來我慢慢發現,他們其實是為我好,我也改變了我的態度,找到跟同學相處的方式。」在麗水,他可以捧著小說,沈靜於自我的空間,也可以開懷大笑、賣力奔跑。他找回曾經失落的自己,發現自己的理想,願意全力以赴。




在這所蕞爾小校,二位畢業生接受全校的祝福。教師團隊為他們獻上首次優律司美演出。六年級孩子以一首 I Believe I Can Fly 表達最深的祝福。精神導師Bernhard和歷屆導師的殷殷教誨,彷彿為孩子打開一扇又一扇明窗。每年開學玫瑰慶典,由全校最年長的年級手持紅玫瑰,在彩虹橋的另一端,帶領一年級新生踏上新的學習旅程。年復一年地,終於,輪到他們要告別麗水,邁向生命的下一步;這次,全校人手一支紅玫瑰,一個微笑、一個擁抱,此刻,所有人都學會了付出,學會了愛。


沒有留言: